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EA相關

是說我小時候可以一小時打1000字的嘴砲功力哪裡去了?

 

 

 

 

  「在想什麼?」耳邊忽然傳來低沉的嗓音與溫熱的吐息,頓時讓Arthur回神,但過於靠近的距離讓他吃了一驚,下意識地向後退開,慌亂之中不小心打翻了手中的杯子,裡面的液體順勢灑在滿桌的資料上。

 

  「該死!」不希望工作的內容就這樣被毀了,Arthur又忙著搶救幾疊資料和 運轉中的筆電。

 

  而始作俑者雙手一攤,帶著嘲笑意味地看著正在忙碌的對方。「所以說工作時要專心,要不然就會像……這樣。」

 

  「Eames,你他媽的幹嘛在我背後對我的耳朵吹氣!」總覺得自己的神經快要斷線所以爆了粗口,雖然很想要給對面那張該死的笑臉一記直拳,但是僅存的理智告訴自己,第一:這裡是工作場所,第二:搶救工作內容比較重要,第三:他不能讓自己失去控制。

 

  「只是看你竟然在發呆想叫你一聲,怕你沒聽到所以靠近一點而已。」裝出了一臉無辜的表情,Eames完全沒有抱歉的意思。

 

  「那你以後要說話什麼的,請離我,遠˙一˙點。」冷靜了幾秒鐘後,覺得理智的線路又慢慢接上,Arthur深吸幾口氣,決定繼續專心工作,不要再給那個痞子任何抬槓的空間。

 

  這是場戰爭,而他可不能先投降。

 

  「你很討厭我?」Eames卻不放過他,繼續向他丟球。

 

  「沒有。」頭也不抬,Arthur不假思索地講出答案,但沉吟了一會又說道「我記得這個問題你幾個月前就問過了。」

 

  「過了幾個月你的答案都沒變,還真令人難過。」

 

  「你問我討不討厭你,我以否定回答了,你還想怎麼樣?」挑眉,Arthur抬頭對上Eames的視線。雖然早就知道對面這傢伙有病,但還真是莫名其妙。

 

  「你在說謊,而且從你的口氣中聽得出來,敷衍。」

 

  「或許我只是想要保持一個友善又平和的人際網路,特別是在工作上。所以在得到一個不失禮的答案後,你應該識相的閉嘴。」

 

  「我們之前有什麼過節嗎?我有哪裡惹你不高興嗎?討厭我也請說個理由吧?大家攤開來說清楚嘛。」依然不放過他,Eames繼續纏著這個話題。

 

  「討厭就討厭,需要什麼理由嗎?」有點失去耐性,他隨口說道。

 

  「啊哈!被我抓到了吧!」Eames像小學生般的大叫。

 

  翻了翻白眼,Arthur覺得自己的太陽穴隱隱作痛。「第一,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歸論出『我討厭你』這個結論。第二,雖然我跟你之間是沒什麼過節。但這幾月來,打從你問了我這個問題而我也回答後,你就一直騷擾我、找我麻煩。第三,......你到底想幹嘛?」

 

  「沒辦法,我的反抗意識被激起了,你的態度等於是在向我宣戰。」

 

  「你是沒事幹的中學生嗎?」

 

  「不是,但我有自信比沒事幹的中學生更討人厭。」露出招牌的挑釁微笑。

 

  「.........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之前寫的

一個片段

但又覺得寫這樣沒什麼意思,不知要如何接下去,就斷在這吧

我的思考都很片段XD


其實有點不太清楚自己想說得是什麼,又或者說....想說的東西太多?

 

 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  對於Eames來說,夢境分享不過是他眾多副業中的其中一項,不過偶而為之,也算是為他自認本來就豐富的人生帶來另一種調味。而且在現實世界中雖然可以偽裝或扮演其他角色,卻沒有辦法完美真實地完全變為另一個人。

 

  但,在夢中,這些都可以實現。

 

  每個人都需要偽裝,偽裝成自己或偽裝成別人,這不是表示Eames的職業是個演員。從詐欺這行的專業角度來說,他確實需要演技專業,不論是面對目標肥羊、牌桌上、談判桌上、還是......反正誰不說謊的呢?

 

  會接觸夢境分享以及與Cobb搭上線,兩者完全就只是個偶然。

 

  而Cobb似乎對於他的偽裝技術相當有興趣,他接觸夢境分享資歷已久,但從沒看過可以比Eames偽裝得更完美的人,所以頻頻詢問一同工作的意願。而Eames一直抱持著不置可否的態度,畢竟夢境分享只是副業之一,他也沒有抱持著太認真的態度。

 

  要不是某個大意的同行不小心洩了底被條子逮到,連帶著整個圈子頓時變得風聲鶴唳,不論是詐欺還是偽造的業務都變得處處受限。他當然是有自信全身而退,可是做這一行最忌諱的就是動作太大暴露了身分,給條子逮到任何線索或可以切入的證據,為了避避風頭Eames決定先消聲匿跡一段時間。

 

  正好Cobb又詢問他合作的意願,所以他就答應了,搞不好還可以藉機找到其他的樂子。

 

  夢境分享──進入他人的夢中盜取資訊,從圈外看來這個領域依然蒙著神秘的面紗,無法一窺究竟。遊走在法律與道德的灰色地帶,很有挑戰性也存有風險,但玩命的機率不高。身為賭場好手的他什麼都可以賭,但唯一的原則是不賭命,實際地動刀動槍都不是明智的選項,留給其他行動派的人就好。

 

 

  與Cobb碰頭的那天,他身後跟著一個清瘦的年輕人,年紀很輕或許才從學校畢業沒有多久,Cobb指著年輕人介紹說他是Arthur,說他們之前已經合作過幾個案子,雖然還是這領域的新人但是表現得相當出色等等。

 

  不過,吸引Eames注意的是,在他眼前的明明是個毛還沒長齊的小夥子,但是表情卻相當老成,嫩臉一點也不搭配,而且好像有點過於嚴肅了,就像是小孩裝大人的表情一般,讓他不禁暗自發笑。而讓他更想笑的是Arthur與表情如出一轍得沉穩聲調。

 

  害Eames在禮貌性地握手時,微微顫抖的手讓對面的青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。

 

 

  開始工作後的確印證Cobb所言不假,Arthur在工作上能力相當出眾,縝密的規劃能力、有調理的執行力,幾一反三的應變能力......,算了,說太多好像顯得自己很差。

 

  而且Arthur對於工作的專注程度簡直到了工作狂的程度。

 

  只要是Boss要求的Arthur都會想盡辦法做到,不管合不合理。大小會議一定出席兼做記錄,一本筆記記得密密麻麻。簡陋的工作室中他的桌面堆滿了資料和雜物,埋在裡面連人都看不到,不過他就是有辦法可以從裡面找出正確的東西。

 

  看著自己的桌面,Eames不了解為什麼自己的桌子這麼光淨,只有一個馬克杯。

 

  非常認真是件好事,但像個優等生似的做什麼事都一板一眼也太無趣了,讓過慣隨意人生的Eames不敢苟同。每次當工作氣氛有點僵硬,他想要插科打諢緩和一下,雖然Cobb還蠻捧場的,但是Arthur的反應都很冷淡,反而讓他們有點尷尬。

 

  工作的空檔,正確來說他其實沒什麼工作,Eames會偷偷地觀察前方過分認真的年輕人。以成年人來說Arthur的身型有點單薄,不知道他對於工作永無止盡的精力是從何而來?修身剪裁的襯衫更加襯托出纖細的身型,他好像從來沒有衣衫不整,出現時總是一身乾乾淨淨,即使是超時工作之後。

 

  但能力再怎麼出色不過也就只是初出茅廬的年輕人。

 

---------------

 

  「你有這麼優秀的學歷,想不到你會來做這種工作,讓我有點驚訝。」某天,Eames饒有興味地問起Arthur。做他這一行的最重要的就是情報,只要動用他的人脈網絡,要查一個人的底細並不是那麼困難。


  「是啊,依照你那麼聰明的腦袋和能力,不做正當工作,卻當詐欺和偽造犯,也讓我很驚訝。」瞟了他一眼,Artuhr隨即又投入手中的工作,正在白板上畫著巨細靡遺的流程圖。


  「我就當作是你是在稱讚我。」Eames擺出討厭的笑容,看來這小子也沒有閒著,也查的到自己的底細,不過他寧願相信是他在業界太出名、太炙手可熱。


  不過Arthur似乎不想再繼續話題,也不再搭話,白板筆在寬大的白板上舞動,不時發出低沉的聲響。


  「你知道你最大的問題出在哪裡嗎?」忽然Eames拿起一旁的板擦,大手一揮將Arthur辛苦多時的成果破壞了一大部分。沒想到對方會忽然來這一招的Arthur先是一愣,隨即奪過對方手中破壞的兇器,並且怒目相視。


  「你的優點也是你的缺點。你太過要求每件事情的細節了,完美的策劃不等於囉哩叭嗦的策劃。」


  「你這是什麼意思,當然是有越多的腹案和應對方式越好,多想是絕對沒有損失。和Cobb的前幾件案子我也做得很順利完成。」


  「所以我才說你很嫩,每件任務都需要有彈性的空間,來應付不可預期的突發狀況。」


  「我還不需要你這個小偷來教我怎麼做。」用力地把筆和擦子丟到板溝,Arthur怒聲說道,隨即轉身離開。


  「或許應該先教他對前輩要敬老尊賢。」Eames摸摸鼻子笑道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之前寫的

又另一個片段

但也被我丟掉了(丟掉的東西加一加也有幾千字,也太多)

我的壞習慣就是不管寫什麼故事都喜歡從創世紀開始寫(死)

毫無意義的設定什麼的,不小心就會變成這樣

設定是自己私心亂加啦,個人覺得頭腦派的就不要出太多力了,但是只要拿到槍就會破格威到爆,讓我也很無奈(扶額),好吧,我調整我自己.....

而且對於角色想法

現在有一點改變

 

 

 

 

 


  

a7610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