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認吧,其實內心深處渴望著一切脫離控制,所有的法則就此失序,逃離出掌心中沉甸甸的拉普拉斯機率,不被稜線分明的六個平面所捕捉。

 

  他知道,在夢中要打破一切是那麼地輕易而且簡單,所有的規則都可以重寫,一個沒有機率問題沒有常理限制的世界。他也嘗試過在夢中讓一切都崩毀的感覺,那麼簡單,沒有一點顧忌,但是等到回過神後這一切卻又如此令人驚懼,看著自己潛意識中的一切,讓自己與自我再也沒有任何的隔閡,等於是對自身最赤裸的檢視。望著掌心中腥紅的骰子,上面的圓點彷彿都在嘲笑著即使在夢中,他也無從擺脫自己加諸在自身上的枷鎖。

 

  夢和現實,一瞬間彷彿又沒有什麼不同,所以他轉身逃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好煩,東西太少,我沒有辦法再切入了

這兩天聽rurutia的歌,聽到我內心都鬱悶了起來,不是療癒系嗎?我沒有被治癒反而都憂鬱了......XD

RURUTIA  僕らの箱庭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如果我說我就要這樣步向毀滅,你......會跟著我嗎?

 

 

 

 


  逃避和忽視都是人的天性,正視自己的欲望需要多大的勇氣?普通人都會有無數的藉口或理由,欲蓋彌彰,誰都不會說破,因為,連自己也不會輕易接受,另一個陌生的自己。

  所以才需要箱子與鎖,再將其深深的埋入,假裝遺忘。

  所以就將一切都仰賴外力吧,讓公正的法則和原理決定吧,沒錯,就如同交給上帝。

  那是某種信仰,他同意。

  永遠也不會改變的六個平面,築成安全的牢籠。

 

 


  就像是鏡子兩端的投影,往前,會更加靠近;退後,會加倍遠離。所以他再度逃離。

  

 

  

  

a7610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