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每回想不久前的那段時光,總覺得像是夢境一般遙遠且不真實,自己當時僅憑著一股衝動追逐著未知的事件,從事件的外圍慢慢地直抵接近核心的部份,現在想想還真是有點不可思議,就姑且說是身為一個記者的本能吧。

  想到這,岡村昭宏自嘲的一笑,沒想到自己一個這樣小小的記者,也能見證一段幾乎可以衝擊到歷史的事件,若再重來一次,他是否會如此的執著?可是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再一次的機會,那麼他的答案已經顯而易見了。

  掏出幾張相片,其中幾張從泛黃的色澤可知有點年代,對他來說這是父親留下來,讓他開始追逐這一切的因。細細地看了看,他小心的把照片收入盒中且把盒子放入正在整理中的皮箱。

  「昭宏啊!明天又要出國了,還不快點整理好行李,真是的
年紀也老大不小了,還不快點娶個老婆,整天還要我這麼做媽的………」父親自小就過世了,是母親一手打理這父親留下的小相館。

  「知道了知道了,我自己的事我會處理。」不耐地回答,母親總是喜歡嘮嘮叨叨。伸手進胸前的口袋,才發現裡面的菸盒早已空空如也。

  「我出去一下。」他推開了小相館的大門。那沖繩特有的明艷陽光毫不保留的撲了上來,的確是很久沒有感受故鄉的氛圍了,尤其在經歷過一次大冒險後,此刻的感覺真是有點複雜。

 

  「之前一聲不響的就離開,也不知道是跑去哪了,好不容易回來了卻又要去什麼沒聽過的國家,也真不知道這孩子在想些什麼……」闔上大門,把母親叨絮的話語拋在身後。


  



 



  


  「喂!你遲到了!讓淑女等待可是很沒有禮貌的事。」果不其然的,謝花組的大小姐又以她慣有的強勢態度審問著。

  「是是,真是不好意思,不過就是等一下而已嘛。」

  謝花真央,如果沒有她,當時的他可能就要放棄追逐此次的事件,因為現實是殘酷的,可不是他一介小記者可以抵抗,沒有錢什麼也做不了。她大小姐有她的目的,而他自有他的考量,或許只是湊巧連成一線,不過,過去一年多的革命情感可不是假的。

  「找我出來有什麼事?」點了一杯咖啡,他問道。

  這個咖啡廳是當初她搶了幾千萬現金,不顧一切衝出家中,執意要去追逐心上人的地方,也讓他一夜之間成為謝花組的頭號獵捕對象。

  「吶,你的相機,你當時要我保管的。」只見真央拿出一台舊式相機到他的眼前。「既然你也好好的回來了,我想它也沒有理由再放在我這裡了吧。」

  「呃」想想他當時也實在是昏了頭,想也不想的就硬把相機塞進她懷中,好像不成功便成仁一般,根本都是他的一廂情願。

  「沒想到你還會用這麼舊式的相機啊,它看起來還有年代了。」

  「這是我爸爸留下來的,因為它才留下來三十年前小夜的影像。……謝謝你今天拿來還給我,如果再慢了恐怕就有點麻煩了。」撫摸著相機陳舊的外殼,雖然陳舊但他可從來沒有疏於保養。

  「這是什麼意思?」真央問道。

  「我明天就要去中東了。」

  「等等,那你的工作要怎麼辦?」她的口氣中透露出許多驚訝。

  「你以為會有什麼工作會讓你離職一年多還不開除你的啊?早就沒了。所以我決定要去作一個自由記者,做自己想做的新聞,這樣就不用再受那該死的總編輯的氣了,哈哈哈………」硬是擠出幾聲乾笑,這明明是自己決定的事,但卻很難以跟她開口。

  「是嗎,那助你一切順利。」或許消息有點突然,但真央還是漾起一抹微笑祝福他。

  其實他從沒沒跟她說過,她的笑很好看。

  「謝啦,妳也是。凱回來了,妳也不用再追著凱了,好好加油吧。」站起身。「小姐,買單。」


 

 

 

 




  唉,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麼?

  其實已經很習慣她跟在身邊的日子了。


  


 

 

 

 


  

 

 

 



  獨自坐在偌大的候機室,全幅的落地窗讓日光完全瀉了進來,或許是出國前,徜徉在沖繩的日光的最後機會。

  已是到了登機的時間,但卻想要待到最後一刻。信手從胸前的口袋捻出一支菸,終於,可以毫無顧忌的好好抽一根菸了。

  真央從不允許在她面前抽菸的行為,只要一看到他拿出菸,必定會毫不留情地從他手上奪下。

  現在,沒有人會阻止他了吧。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點苦,總覺得自我安慰的成分大了些。

  但卻怎麼摸也摸不著打火機。

  「你這個大笨蛋,上飛機可不能帶打火機的,你忘啦!還有,我不是說過不准再抽菸的嗎?」

  刁在嘴上的菸又狠狠地被搶了下來,但他卻覺得這種感覺也不錯。

  謝花真央厭惡地拋掉香煙,並且在他眼前晃了晃她手中的機票。








  「看來我不跟去監督你可不行,我一不在,你又想抽菸了。」







  


  或許,這樣也不錯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+++++

[血戰/blood+]

 [岡村昭宏X謝花真央]

[清水]

不想放在文的最上面,因為我自己太喜歡第一段了(笑)

+++++

--2006-11-20

 所以說,在這部動畫中,我真的很喜歡他們兩個人耶,啦啦...
一個是沒啥關係記者,一個是沒啥關係的女人,他們跟什麼翼手啊還是什麼主角的可以說關係非常小,但還是衝了過去,而且很接近所有事件的核心,總而言之,我喜歡他們的衝動......XD

 

 

--2010.10.18

這算是我自己,最喜歡的一篇短篇了吧...

最近又翻來看,還是覺得很喜歡。

可見我當時對他們多麼地有感覺(笑)

我實在太愛記者這個職業了,我說的是我認知中的記者,在不久前的過去在社會上還有那麼一點分量的職業。(抱歉,我認為現在電視上還是報紙上的都不能算是記者)

反正在虛構情節中的記者不就分成兩類,一種是幫助主角深入核心,負責資料蒐集和情報提供,要不就一起去歷險的(笑)。另一種就是主角的工具,幫主角放放假消息,沒有反應,就只是個工具。

我當然是喜歡前者啦,不過這種性格的人啊,通常就跟很稱職的警察一樣,事業成功,但人生通常都不幸福(?),要做正確的事情,必定要有犧牲的。

離題了...

總之

血戰過了這麼久了,我還是對他們兩人念念不忘啊(笑)

 

常常會翻著以前的部落格內容,04年年底到現在也要有6年了,這部落格存在的時間也實在是長的嚇死人(?)

看著以前的文字,我常常顆顆笑,但我好像有點不認識這些文字的主人是誰了...

現在的我也寫不出以前的感覺,感覺好奇妙...

a7610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lvarezcarmen0225
  • 最美好的東西是看不到、摸不到的,但可以用心感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