潔白的長桌上,放滿了各式各樣的美食,數目多到擺滿了整個桌面,每道菜都是用不同的食材烹製而成,從食物飄散出的香氣縈繞著人的嗅覺感受,光是看,就令人垂涎三尺。

一雙小手大把大把地抓起食物就往嘴裡塞,也不管手上是否沾滿了泥巴。快速地把一塊火腿肉啃咬入腹後,手又胡亂的在嘴邊一抹,弄得整張臉都泛著油膩的油光。

  但這樣並不能讓小手的主人滿足,桌上馬上又有不少食物進了口中。

  看他狼吞虎嚥的樣子,彷彿怕有人會與他爭食或者是眼前的食物突然消失不見,而一切只是他做了一場美夢而已。

  他手邊的刀叉就這樣孤拎拎的被丟在一旁,因為用餐者並不知道它們的實際用途,而是採取更快速原始的進食方式。

  一把捧來蔬菜湯,無視於身旁的湯匙,便直接小嘴去接碗裡的湯,大口大口的往肚裡送,不一會兒,整碗湯就見了底。

  相對於用餐者吃飯時所發出來乒乒乓乓的吵雜聲音,坐在他對面的身影倒是很安靜地看著用餐者的誇張行為。

  「果然是流浪街頭的小野貓。」原本沉默的身影此時開了口。

  說話的是穿著厚重黑袍的男子,他一手稱著頭,輕鬆地將背靠在長長的椅背中,帶著興味地看著對面的女孩。

  原本專注於美食女孩,雖然還是拼命吃著她從未見過的美食,但她的眼睛此時對上了身前的男子﹔她的臉現在既油膩又骯髒,可是她的眼睛卻依然明澈。

  在她眼中看到的是一名年近中年的男子,臉上的表情嚴肅,但是並不嚴厲,整個人看來相當沉穩,全身一襲墨黑的長袍襯托出他的不凡與氣勢﹔即使女孩的年紀還小,她也知道眼前的男人和他絕對不是同一階級,肯定是和她相差非常遙遠的身分。

  看著看著,女孩瞇起了眼。

  雖然男子的身影暴露在從窗外透進來明亮的陽光下,但他的存在卻給人一種不確定的飄忽感,應該說令人看不透似的。

  「你是誰?」嘴裡充滿了食物,女孩以模糊的語調問著,一說完話,又貪心的多塞了幾口菜。

  如果那男子不先開口問話的話,她肯定會直接忘記還有他這號人物存在,她早已被眼前的美食迷的眼花撩亂,這裡多的是她從未見過的好吃食物,和她以前所吃的,根本就是天差地別。

  「我不需要告訴妳。」黑袍男子深沉的眼神很滿意的凝視著女孩如琥珀般晶亮的褐色大眼,臉上帶著似笑非笑,高深莫測的神情。

  「那我以後還可以吃到這麼好吃的食物嗎?」既然黑袍男子不願說明身分,女孩也就不再追問下去,對女孩來說,還是下一餐有沒有東西吃比較重要,不管黑袍男子是誰,只要她能夠不再挨餓受凍,要她做什麼都行。

  「可以,但是妳得要事事都聽我的命令,以後你絕對是不愁吃穿。」似乎是覺得女孩的要求太簡單容易,男子勾起一抹笑,嘲笑著女孩的可憐落魄。

  聽到黑袍男子這麼說,女孩立刻點頭如搗蒜,極力的表明自己的意願。

  「妳吃飽了嗎?」看女孩已經吃了不少東西,男子覺得她應該已經感到飽足了吧。

  「唔……」不同於剛才的點頭,女孩此時又開始大力的搖著她的頭,邊搖頭邊塞著食物,就算她已經覺得很飽了,但是她還是不想離開這麼豐盛的食物,她害怕以後就看不到了。

  她要把所有的食物都吃完才肯罷休,反正她從出生就沒有嚐過飽腹的感覺,她一定要一直吃,連下輩子、下下輩子的份量都吃完。

  「來人!」

  在男子發出召喚後,一名穿著灰白長袍的微胖中年女子馬上進到廳堂,她給人的感覺相當嚴厲、不苟言笑。對男子相當恭敬的行了禮說道:「請問有什麼事嗎,大人?」。

  「瑟維爾,等她用完飯後就帶她下去梳洗吧!」黑袍男子用眼神指出了那女孩。

  「她?她是?」瑟維爾皺起眉頭望向正在大啖美食一點規矩也不顧的女孩,以尖刻的眼神觀察她後,忍不住向主人提出了疑問。

  「她是下一任的『沙芮德』。」

  「下一任『沙芮德』?大人,您真的確定嗎?」瑟維爾睜大她的圓眼驚訝的說道。在她眼前的不過是一個全身骯髒,頭髮蓬亂,身材又瘦又小而且到處沾著泥巴的小乞丐啊!而且看她用餐的糟糕模樣,就令人頭疼,她怎麼樣也看不出這小乞丐還有什麼優點,真是搞不懂主人的眼光。

  「那妳有什麼高見嗎,瑟維爾?」男子深沉的眼神凝視著眼前的微胖女子。

  「不!我怎麼敢!您說的我一定會馬上照辦!」瑟維爾心頭一驚,馬上改了口氣。

  「那從今天以後,就由你來調教她吧!」

  「是,大人!」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761016 的頭像
a761016

Daiquiri

a761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